Intouchables

#other #movie

之前一直都想写一篇关于电影的文章,可能也算不上影评,应该更像是观后感吧。

最开始的时候很想写我最喜欢的电影,但后来想想怕给写坏了,现在还是想写最喜欢的电影,因为其它电影是真的不知道写啥。

所以今天就聊聊我最喜欢的电影——Intouchables(无法触碰/触不可及)。

我是个喜欢看电影的人,喜欢的电影也有很多,但是为什么这一部可以说是最喜欢的呢?我想应该是电影里主人公之间那种平等的关系以及细腻的感情打动了我。

菲利普,一位脖子以下全部瘫痪的土豪贵族。德里斯,一位刚蹲半年监狱的黑人贫苦青年。菲利普需要一个护工,德里斯为了拿到失业救济金,需要被拒绝三次。两人就这样有了交集。

其实从面试的时候就可以看得出来两人的世界是完全不一样的,让德里斯自荐,然后德里斯推荐了些“乱七八糟”的音乐家,菲利普作为一个贵族肯定是不知道的,然后就出现了一段对牛弹琴的搞笑对话。也许是这个小插曲让菲利普觉得这青年有趣,要不然我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菲利普会选择给德里斯一个试用的机会。

在一个月的试用期里,菲利普对德里斯还是很满意的,倒不是德里斯的专业素养有多高,而是菲利普所说的:“这就是我想要的,没有一点同情心。你知道他为什么会把电话递给我吗?因为他忘了我瘫痪了。对!他是对我没有同情心。他又高又壮,俩胳膊俩腿,他脑子也够用,身体健康,其它的过往,我一点也不在乎。” 德里斯还经常和菲利普开一些“过分”的玩笑。有一幕是菲利普问他要巧克力豆吃,然后德里斯说:“没有胳膊就没有巧克力吃(法国黑色幽默,出处是一个没有胳膊的孩子根妈妈要巧克力吃,妈妈用了这句话,此后这句话用来讽刺家长的蛮横无理)”。这玩笑我都觉得有点过了,完全没有考虑菲利普的感受嘛。但是换个角度来说,菲利普在德里斯眼里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是真的平等的对待,他才可以开出这么“过分”的玩笑来。后面还有带菲利普抽烟,带菲利普去大保健,带菲利普飙车等等。

这让我想到我一个好朋友,在他年幼的时候,他父亲离世了。大家开玩笑有时候会扯到父亲相关的话题上,每每至此有些朋友总是有些尴尬,会小声提醒开玩笑的人,然后开玩笑的人想起来什么之后,又对朋友说对不起。其实我是不赞成这样的,我觉得这样就像是在揭起朋友的伤疤,提醒着他失去了父亲,还不如就自然的过去这个话题。

说实话,这部电影的配乐也是让它成为我最喜欢电影的原因。

《Intouchables》片头曲
Fly

There are no comments on this post.